小北的不老歌

Leisure

Greenshoe

So here comes the bonus season. A nice surprise. I think it may have something to do with the green shoes I ordered a while ago.

IMG_1178-0.JPG

A few years ago I found out about this guy in Beijing who had allegedly retired from the Beijing Shoe Factory and started making custom shoes out of a small storefront in Gulou. I became a loyal customer since, in part out of my affection for fine handmade leather goods, in part, admittedly, because of my fat feet that don’t fit well into standard sizes.

Lawyers and bankers will instantly get the pun behind the green shoe. Yes I had these made for that reason. These are my 8th pair made by that guy.

My 9th and 10th pairs are on order now. With the bonus the 11th and 12th won’t be far behind.

And no, no white shoe.

No Pains (Zuo) No Gains (Die)

还是改不了折腾电子产品的习惯。昨晚心血来潮,想把一个手机里的SIM卡拔出来换到另一个手机上,发现由于用了NANO SIM转换MICRO SIM卡托的缘故,卡居然会拔不出来。

在用上了别针牙签镊子和劈了一小片指甲之后,终于把卡取了出来,却把卡槽里的针给别断了。继几个月前类似一番折腾后弄坏一台黑莓的卡槽之后,这是第二次了。看来还是不长记性。

懊恼之际,想着要赶紧去修手机,却再也想不起来起先为什么一定要把这张卡换到另一个手机里。几年下来,攒了移动联通和电信的卡各一张,各种制式的手机平板若干,平时都带着,以便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最大限度的有手机信号,可以随时随地上网,可以随时随地工作。闲下来的时候,把几张卡和几个设备试着不同地排列组合,体验一下传说中的双卡双待全网通什么的,大概算是个旁门的放松方式。

所以,如同有钱有闲的驴友们出门远游会带齐望远镜指南针登山杖瑞士军刀一样,我在城市丛林里基本两点一线的跋涉,也是带齐两个手机两个平板每个都能收发工作邮件每个都能3G4G上网才是出门的标配。

当然,还得要带一个大容量的移动电源。带齐装备,查好路书,设好导航,向手机修理店,进发!

三亚和北京

从三亚度完假回到北京,算是感恩节圣诞节元旦春节什么的节日都过完了,又要过好久才能有一连串的节日可以盼望着放假。北京的天还是很奇怪,昨天还晴空万里,今天就灰蒙蒙的。

回国正好两年了,还是没有买房,每次一五一十二五一十地算帐,觉得辛辛苦苦地收来的三五斗,要全数交出去买一个高楼里的一个水泥盒子,觉得好不值得,一直以来想要有的地下室,里面可以放上电脑音响大皮沙发椅以及各地搜刮来的昂贵或便宜的手工艺品,以做为冬暖夏凉不见阳光的男人的城堡,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都可以躲进去,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实现。

一年,又一年

即将过年前的某个下午,北京依然晴空万里,不记得上次下雨是什么时候了。办公室里望出去,脚下的三环路难得没在堵车,想起回国正好一年了。

昨晚和同学聚会,说到回国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想来其实还真是习惯得很。本来就是这里出去的人,转了一圈回来了,很快就融入了。工作还是很辛苦,但比在纽约做的有意思,同事之间很很融洽,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生活上也很方便,各种消费档次的吃喝玩乐在北京都有,就是不是经常有时间去一个一个找出来。前段时间想要把各省市自治区的驻京办开的餐厅一个个吃过来,吃了江苏和广西的以后就忙了起来,下一个目标不知该吃哪里,该什么时候吃。

平心而论,不满的地方也有不少,比如开车的骑车的走路的都不守交规,比如房价比物价涨得快,物价比工资涨得快,比如我爸是李刚等等天涯怪事。但是世界总是在变化的,退到十年二十年前,路上大多是官老爷的公车和老百姓的自行车,住的都是老式单元房,我爸是李刚这种事发生了也就发生了绝对不会上中央电视台,恐怕还是宁可先过渡到现在这种情况,在大的方面变好,转变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再一个个纠正。

和朋友说起交税的事情。她问我对老百姓交各种各样的税养了庞大的官僚机构如何看待。我说,在美国一样交了很多的税,其中一部分造了坚船利炮和F22那我干着急没话说,但还有一部分被发给成天赖在家里却生了一堆孩子的烂人,吃着社会救济还觉得理所应当毫无羞耻的觉得社会还是亏待他们的。和这相比,我倒宁愿养一些中国的公务员,多少干些事情(尽管有时候会把事情弄得不必要地复杂),吃请贪污起来还多少遮掩点,有社会主义荣辱观还必须要遵守计划生育政策,不会大白天不干活坐在路边对养活他们的纳税人骂骂咧咧的然后晚上接着生小孩等着纳税人的小孩来养活。

说到底还是个归属感和认同感。觉得在北京过得挺自在挺开心的。当然,北京人不一定这么认为。北京治理交通堵塞的时候好像很大一部分矛头指向外地人在北京买的车,也有不少北京人在网上想当然地觉得外地人都是素质低收入低给北京添乱的(大概和老美看老墨一样吧)所以把外地人赶出北京,北京就富裕太平了。

于是我就去申请办理北京户口,同时在12月23日北京限牌令下达以后三个小时内,生效五个小时前又买了第二辆车。有政策指引,有舆论导向,生活才有方向有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