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June 2005

镜头测试- Minolta AF 28-135mm Lens

在KEH上订了这支二手Minolta AF 28-135mm F4-4.5镜头。一是看它超值,99刀拿下,二是久仰这只镜头的大名,传闻是当年美能达倾尽全力而为的作品,量多料足,虽然当年售价相当于今天七八百美元,可还是赔本赚吆喝的一只镜头,各项评测比佳能的那款口碑极佳的同等焦端28-135mm镜头还好,二手价钱仅是佳能的四分之一——看来广大摄影爱好者还是只认尼康佳能两个牌子,就幸福了美能达的用家。

虽然有心理准备,整整一斤半重的镜头刚拿在手里还是觉得沉甸甸的。从72mm的前组镜片向里望去,一片清澈,镀膜是早期美能达AF镜头特有的橙色,完好无损。镜身为全金属制造,在镜头全部伸出时前端也没有塑料镜身接口处的那种旷动。

实拍如下:

(more…)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借今年科举八股考题,随便写几笔。

常听说国内如何强征土地民宅,最近新闻里也时有报道,房地产开发商看中的地盘,一定要让现住户拆迁,补偿数额不为住户接受,便仗着自己的后台,人脸与猪肝一色,刀枪与棍棒齐飞,把人赶出家门一通殴打不说,还开着铲土机把好端端的民宅推倒——看你还赖着不走。

这的确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社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最大的官都说了要以民为本,还会出这种事情。有什么纠纷,国有国法,法庭上说去,犯得着动手?然而仔细想想:以民为本知道什么意思么?就是把老百姓当成升官发财的本钱。从这个基本点出发,那么这点小事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作为一名愤青的过去完成时,我能做的只有斜靠在电脑椅上感慨半分钟这年头的世道,琢磨一下是不是该花个十秒钟回个愤慨的帖子以示声援同时彰现自己的浩然正气,在作出否定的结论后,滑动手中的小老鼠,看准另一条新闻报道:《两富婆逛街血拼巧遇 林青霞八卦问王菲孕事》迫不及待地点击下去。

(more…)

复习LSAT

yilan建议发一个纪念复习LSAT的帖子,于是恭敬不如从命。

其实两年前的那场考试实在是对自己的一个教训。没有好好准备,以至于真正考试的时候才第一次连做五个section,做到第四个的时候脑力不支,心说不妙,没想到脑子会这么没有耐力。LSAT题大约是考前一个月陆陆续续开始看起来的,整个section的做大概是在考前两周才开始。除了因为当时还没有痛下决心念法学院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弄这个募捐活动太投入了。那时候看国内非典闹得十分恐怖,和一帮同样心急如焚的同学就小小地串联了一下,整个五月份到六月初都全身心去做这个募捐,准备LSAT于是退居二线。最后一笔捐款于03年6月15号发到中国红十字会,LSAT是之前一周也就是6月9号考掉的。

说了客观原因,检讨一下主观因素,主要是因为自己太自负,觉得这种标准化考试,在经历了GRE和GMAT以后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整个section地做题的时候感觉到有点不妙,怎么比想象的要难得多,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偶一向临场都能超常发挥一点。结果是十分令人失望的……

不过也没什么遗憾了。那时候弄募捐虽然钱不多,但是看到从美国各地甚至新加坡汇来的捐款,还有人家附上的留言,还有医院和红十字会来的感谢信,那个感动啊……就为了这个,考试少几分也值。:D

早起对镜仔细观察,似乎又多了几根银白,于是唏嘘一番之后拾起剃刀,瞅准那几根异类挥刀而下。刀锋所过之处,黑白尽落。

一刀既下,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干干净净,全都剃了算了。皮肤在刀片缓缓滑过后露出它泛青的本来面目,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古往今来的僧侣们将剃度作为佛门印记,是为了明示断绝红尘万念,还是以此祈求心灵的解脱?太白诗云:白发三千丈,离愁似个长。然而纵然削去三千烦恼丝,却又能将离愁奈何。

冥想间已然完工。细细审视,一片光滑,似乎没有什么遗漏。再拉紧皮肤端详一番,隐约还能见到无数毛茬,怕是收拾不到了。也罢,削剃不尽,烦恼不绝,迟早还会长出来,留待那时对付了。

* * *

胡子刮完了,匆忙洗把脸梳梳头,上班去也。

期货与现货

有了小南以后消费习惯有所改变,以前信箱里的优惠券都是看也不看就扔掉,现在知道节约了,看见一张每箱尿布能减五块钱的coupon,就乐滋滋地去买它两箱回来。然而逛店同时又顺手买回来百八十块钱的其他婴儿用品,算一算,省下的十块钱肯定又被赚走了。

回家路上感慨养孩子真花钱,从小就花费这么大,长大了还不知要多少开销呢。和萍儿开玩笑说咱家闺女长大了嫁人还得找个负担得起的,不是现货也得是期货。

随即起了坏心眼,来个突然袭击:

“你当初看上我是为了现货还是期货?”

萍儿不假思索:“绝对是由于以为你是只潜力股。”

偷袭不成。再来:“那什么时候抛出兑现呢?”

萍儿媚眼如丝:“还兑现呢,早就被套牢了。”

看来是只烂股。

动机

在我的博客开篇中曾提及日后应该将念法学院的动机写下来。知道虽然保不准三年以后的想法不会截然不同,但是总应该将自己当初做出这么大决定的动机给真实地记录下来,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即使日后如果为财所困在律所里混,累得跟孙子一样找不着北的时候回过头来读一读,还能感慨一下当年咱也有过点追求,好歹也曾想过和崇高俩字玩一把擦边球。然而一直以来每每要下笔却又思绪万千不知从何下手,几个月里开了几次头又统统删掉。

今天睡过了头,起床后决定乘着周末把这份心愿了结,一定要把念法学院的动机在没有变质之前给记录下来。然而抓耳挠腮半天还是憋不出个所以然来。动机其实很简单明确,简单到用“从政”两字就可以概括的地步。然而如果要进一步解释起来却发现无所适从。想解释这动机不是作为男人向往权力游戏的本性使然,但除了“真的不是啊”以外不知道还能如何辩解而没有越描越黑之嫌,不知道如何进一步述说才不显得虚伪和功利。

郁闷之时偶然读到曾国藩的一句话:

“天下事,在局外呐喊议论,总是无益,必须躬身入局,挺膺负责,乃有成事之冀。”

反复三遍读毕,键盘一推,长叹一口气,罢了罢了。前人已然如此精辟,我再多说也无益。想起申请法学院所用作文两篇,恰好暗合其意,于是将文中恩师姓名隐去,附在这里,聊以明志,也算是给自己真实动机的一个见证。

(more…)

回国的理由

刚来的时候铁了心这辈子要在美国混出个头脸来(和签证官说的念完书立马回国那都是鬼话——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哪能对自己的将来作出什么保证),然而不知不觉的,想法就变了,不知什么时候就热切盼望着快快地把该念的书念完就可以回国长住。

前几天链的一片关于回国理由的文章我觉得算是写出了诸多留美学生的想法。也曾有友人对我说过,国内太黑了,尤其是官场,你回去肯定不适应。我大多一笑了之。国内黑,美国也黑,天下乌鸦一般黑,只不过邻居家的草看上去总是绿一点罢了。友人不解,我也不加以说明。美国之黑,是明目张胆的黑,是光天化日合法化的黑,是不仔细回味亲身体验不能发现的黑。

举例说明。bratcat发来一篇文章,是一个亚裔美国人在抱怨affirmative action。这么好听的一个名词,其实掩盖着一个十分黑暗的动机。
(more…)

一首儿歌的两种版本

抱着咿咿呀呀的小南,不知她的“AH-Goo”和“Uh-rrr”是在说什么,于是打算对其兴致进行引导,继续教数数。

“一二三四五!”

小南眨巴眼睛,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萍儿坐在一边接过话去:
“上山打老虎。”

我接下去说:
“老虎不在家,”

还是没有反应。最后一句也说了吧。
“放P就是她!”一边用手指点点小南的小鼻子。

话音刚落,萍儿就笑翻了:“你真想得出来,还挺押韵。”

我很奇怪。我又没有现编,从小到大,小朋友们都是这么说的。大家坐成一圈,一边念着一边用手指点人,最后一个字落在谁头上就算是他(她)放的P,这个倒霉蛋就被大家嘲弄一番。

萍儿说她知道的版本最后两句是:
“老虎不在家,
先打冬瓜皮。”

我愈发纳闷。这冬瓜皮是哪里来的?既不押韵也上下文不搭。估计是地域差异所致。

另外一个儿歌地域差异的例子:上个学期德语课上学习德语儿歌,其间自由讨论的时候说起英文儿歌,有人举例说“Little Bunny Foo Foo, Hopping through the forest”。我傻呵呵地问旁边的人那是个啥东东。这哥们一下来劲了,象发现新大陆一样大声宣布:“LittleNorth doesn’t know ‘Little Bunny Foo Foo.’” 全班哗然,一片目光投向我。比我还小一岁的小老师好心地解释说这是一首美国儿歌,在别的文化里长大的小孩不见得知道。

我很不以为然,心想你们还不会唱“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呢。偶们那个年代,啧啧。

今天google了一下,原来歌词也不是十分make sense。

Little Bunny Foo Foo,
Hopping through the forest
Scooping up the field mice
And boppin’ ’em on the head

我的这帮同事

说完了办公室,该八卦一下共事了好几年的这些同事们。据我估计其中大多是这辈子也读不懂中文的,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这些人的坏话。

其实坏话是没有的。同事们一个个都很有个性的样子,很可爱。略举两三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