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June 2006

填报律所

大毛同学建议介绍一些关于选择律所的信息,只要不具体点出律所的名字就好。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就我所知道本校的情况和自己的选择简单介绍一下,欢迎大家补充。

在密西根法学院,情况是这样的。每个学生有三十个名额,自由选报志愿,从一到三十排序。所有学生选报完毕以后,按志愿高低顺序和律所面试名额来安排面试,如果同一律所同一志愿排序的人超出了它的面试名额,则随机选出被面试的学生。也就是说,基本上是学生挑律所。在这一阶段,律所是完全被动的,不能事先看简历筛选一遍来选择哪些学生参加第一轮面试。学校官方的说法是,投报30个律所,平均每个学生最终会拿到20-21个面试机会,也有不少拿到27,28个的。

我大致已经选好了二十来个律所准备投报。既然不说具体名字,就暂且借用比较知名的Vault律所排名来指代了。这个排名列出前一百名所谓最知名的律所,但是如同所有学校排名一样,有诸多弊端和不准确因素,而且律所和学校还不一样,专业分工得更细,适合这个人的律所不一定适合另外一个人,所以参考价值就更小了。比如,愿意做国际业务尤其是和中国有关的业务的,Allen & Overy是个极好的选择,能源业务方面LeBoeuf极强,知识产权方面Finnegan和Fish都是顶级律所,但是这些律所在Vault排名都在50名开外,而前20名的所大半都是涉足商务和金融业的纽约综合性大所,所以律所排名不适用于所有人,不能拿来当就业指南。

说了这些以后,还是要借用这个排名来说说我选择的情况:我的方法很简单,看律所的名字,以前听说过的国际业务活跃的选上,有朋友在那里做事而且反映不错的选上,这样下来填报了九个前十的所(包括同一所不同城市的分号,下同),七个前二十的所,八个前三十的所,四个三十名以外的所。在这二十几个律所里再排出自己的喜好顺序是在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大多都是只要录取我我就会欢天喜地的去上班的,所以具体排序改天再说。另外,从找一年级夏天工作时由于种种原因推迟到今年夏天的还有两个可以直接进入第二轮的面试,一个在华盛顿,五十名左右,另一个在纽约,三十名左右。八月初还要去知识产权法的招聘会瞧一眼去看看情况,在那里安排了十个面试,一个十名以内的,四个二十名以内的,两个三十名以内的,其余五六十名左右的三个。(再次强调,知识产权法领域用这个排名实在是不合适……上面说的两家顶级知识产权所,一个排62,一个排85,没有一个愿意面试我的,很是懊恼。)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欢迎大家交换,补充信息。

康奈尔大叔

早上到办公室,正和另外一个实习生珂莱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的时候,一个法警走到门口探进头来,说:“嗨,你们两个,早上好啊!”

实习一个多月了,和这个法警已经混了个脸熟,但是除了走廊里遇见问候以外就没有什么交谈。只知道这个已经上了年纪的黑人大叔性格热情开朗得很,走廊里时常能听见他的和人打招呼和说笑的声音,以及开庭时他那宏亮的“全体起立”的吼声。

“你们两个都是实习生么?都在法学院念书?哪个法学院啊?”

我们老老实实自报家门(都是不错的学校),法警大叔赶紧说,“我儿子就是律师呐。他从康奈尔毕业的。”

我们俩相视一笑,立刻作无限景仰状:“哇——”

“你看,就连我的名字都叫康奈尔!”

我定睛一看,可不么,大叔胸前佩戴的铭牌上赫然写着他的名字:“康奈尔”,就连拼写方法都一模一样。心里纳闷,是他儿子因为父亲的名字而去念的康奈尔呢,还是他因为儿子在康奈尔而改名的呢?

大叔继续津津乐道:“我儿子很能干的,现在在加州当大律师,娱乐界的,那个某某说唱歌手你们听说过吧?他的合同就是我儿子一手代理的。”

“哇——”

“你们去过圣地亚哥么?我女儿在那里当医生,儿科。她去年结婚她请我去玩,我看那里真漂亮。“

“哇——儿子是律师,女儿是医生,您真能培养。”

“是啊是啊,”大叔说得兴起,“我觉得我这辈子没白活,儿子女儿都争气,我快七十岁了,是个退休的警官,觉得退休在家没什么意思,就来法庭当法警,这些法官可都是好人啊,待人可好了,所以我干得也开心。两份退休工资拿着,加上这里的薪水,我一年能有十万出头呢。你们说是不是不错?”

“哇——”

“我觉得我们家里人都挺有艺术天分的。我还有个十一岁的儿子,歌唱得好极了,但是他也要念法学院得。这个孩子他妈你们应该都见过。你们看过绝地战警(一)这部电影么?肯定看过。记不记得里面有一幕有个女招待被歹徒用枪顶着腰后来被打死了?那就是我孩子他妈演的呢!那时她可是个很不错的艺人。就连我自己闲下来啊,都会去教堂合唱团里练唱歌,还自己写歌玩。”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徽,从后面不知怎么就挖出一张满是字迹的纸,开始声情并茂地朗诵他创作的赞美上帝的诗歌。

念到一半一个审判庭的法官笑眯眯地走过来说,开庭啦开庭啦。于是大叔立刻收好他的作品,道声别就飞快离开了,不一会儿,走廊那头传来他中气十足的喊声:

“全体起立——”

于是我和珂莱尔在对人生乐趣进行一番探讨之后,各自打开电脑,继续埋头苦干,认真写那些能够改变其他人命运的判决书了。

套话之天下大同论

记得以前时常听见有人对电视采访时被采访人时常说的一些如“感谢领导,感谢组织,感谢人民”之类的话非常不满,觉得这是有中国政治特色的套话,认定老百姓在摄像机前感恩戴德便一定是言不由衷所以对此深恶痛绝。我觉得似乎老百姓被采访的时候也没谁觉得不道谢就会惹来麻烦,与其说言不由衷,不如说约定俗成。

来美若干年以后发现一个规律,原来天下大同,麦克风一递到嘴边,就是有些感谢的话一定是要说的。最普通的例子是日常生活中的口头禅:“感谢上帝,”估计大约是西方千百年来流传的风俗,从当年一有点事就要认真谢一回恩,直到今天信教不信教的都张口即来,滥用得已经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至于好莱坞的一帮名人们去领奖的时候热泪盈眶地说感谢上帝,完事了却有不少上帝不会认可的作为,不知作如何解释。

或云宗教与政治不具可比性,所以这个例子不确切。然而就是在美国的政府部门里,有些场面话还是不得不说的。例如影响深刻的是几年前宾夕法尼亚州发生的一起矿难,有几名矿工被困在井下,CNN现场直播井下救人过程。在看到某被采访者(不记得是家属还是矿上工作人员)一开场就说“感谢州长的领导,感谢州政府对我们的关怀,”之后也是时不时再次强调当时到场的州长及其他大大小小官员的恩德的时候,不禁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也许有人说,这里被采访者很可能确实是说出了他的肺腑之言——毕竟州长亲临现场了么,而且矿难又是很大的意外事故,州政府一定是额外关怀。那么姑且假设他没有言不由衷,再看一例几乎隔段时间就在美国电视新闻里重演的段落。

美国执法机关重重叠叠,从联邦警察(FBI),到各州的州警,到郡警,到市警,还有公园警,邮政警,酒烟枪警,各不买各的帐,如果有案子需要各机关一起出警,那么这些部门之间为执法辖区和抢夺功劳等等而发生摩擦是出了名的。尤其是联邦和各州相互独立的两套警察系统,互相之间的龌龊由来已久。然而,一有什么上了电视新闻的大案,警方发言人在摄像机前一开腔,必定要反复强调:十分感谢兄弟单位,各级警方在处理这个案子的时候合作十分完美。说一次可以让人信服,但说多了,就颇有欲盖弥彰的感觉,估计也就是套话一段,反映发言人的正确政治觉悟而已。

美国人所说的politically correct,对应的中文大约就是“正确的政治觉悟”。美国大大小小的政客,不论各人信仰和政治理念为何,想要在政府里做事,有一些雷池是不能越过的,警察局关于兄弟单位的合作就是一例。更具普遍意义的例子应该数种族方面的言论,几乎千篇一律地都要说某些特定的话来表白自己正确的政治觉悟才能明哲保身。尽管我相信美国有不少白人还是打心底里认为黑人的素质总体偏低——不是因为皮肤颜色决定一切,而是美国现行社会日常生活中不幸的现实——但是如果哪个白人政客胆敢公开这么说,那么他一如现行反革命一样,政治生涯就算是彻底完蛋了。也就难怪Ann Coulter这种口无遮拦的极端分子会有这么大的读者市场,因为她说出了很多美国人想说又碍于政治觉悟而不敢自己站出来说的极端“反动”的话。

就连哈佛大学校长因为说一句男女之间天生的差别可能是导致女性在科研领域不如男性成功的原因(这个话确实说得不太对——有正确政治觉悟的人说的话应该是:女性一贯是受害者,她们受到社会的不公平的歧视和压力,由此导致她们在科研领域得不到和男性一样多的机会),也不能逃避下台的命运。所以说,有些事,事在人为,有些话,言不由衷,各个社会和文化里都是不可避免的,不过五十步与百步之间的区别罢了。

The Car

We never seem to have good luck with cars. We spent about $6-7,000 in the year that we owned our first car, and, having had enough of used cars, bought our second car new a few years ago, but . . .

Ping took the car to the dealership for an oil change the other day, and was in for a big surprise. It turned out that our car has the following problems:

Engine mount cracked and must be replaced.
Both struts in the front suspension were cracked and must be replaced.
Both front brake rotors are below minimum specs and must be replaced.

Our car isn’t even 5 years old! The total repair bill came out to be $1500. Good thing that we got the Honda extended warranty when we bought our new car, but we still have to pay the cost to replace the rotors, about 1/3 of the total cost.

Lesson learned:
1. if you bought your car new, always do the scheduled maintenance at the dealership. A year or two ago I stopped going to the dealership because it was quite expensive, and took the car to some independent car garage for oil changes and routine maintenance. I knew the mechanic so I thought nothing bad would happen. Wrong. As it later turned out, the oil plug was screwed in too tight without a washer, so the oil pan was damaged and the car was leaking oil, resulting in a several-hundred dollar repair bill. This time, the front rotors he resurfaced (prohaps too aggresively) had to be replaced, and that’s another $500.
2. get the extended warranty. Our first Honda broke down too often, and that was a used car. Our second Honda we bought it new, but it also had a variety of problems, a lot of which cannot be attributed to the mechanic. For example, a headlight went out in the first few months, the front struts had to be replaced twice, the rear suspension had to be replaced once, the door lock malfunctioned, engine mount cracked. . . All but the headlight problem occurred after the original 3-year, 36k miles warranty, so we would have been out more than what we paid for the extended warranty if we didn’t have it.
3. for my third car, I am not buying a Honda.

有关《有关JD就业的情况》的情况

读到如下中英混杂的文章,粘贴如下,并分段写点读后感。

如果不能在Private law firm干到Partner, 律师挣不到7位数字, 一开始当苦力. Corporate Lawyer 只有85K(entry)-150K(senior),<5%bonus; 干到Counselor开始200K以上.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firm Frommer Lawrence & Haug LLP will shell out a massive $150,000 salary to its first-year associates, marking the highest wage offered by the country’s top law firms.

并不是所有人都只冲着7位数的工钱去当律师的。现在市价十四五万的基本工资,大家知足常乐就好。报酬并不是唯一体现个人价值的尺度(一年十来万工资的联邦法官,不会有谁觉得他不如大所日进斗金的合伙人的)。非要瞅着7位数,岂不是自寻烦恼?

A corporate lawyer is one who practices corporate law. A lawyer who works for a corporate is called an in-house counsel. http://www.princetonreview.com/cte/profiles/dayInLife.asp?careerID=168
patent 律师最少每天12小时每周6或7天,一个星期是七八十小时,其实真还不如到华尔街上去, 投资少,见效快. 能干到partner也就是rain maker, 有大量客户的意思. 这个别说外国人,本地人大部分也做不到.这就是为什么most lawyers do not make partners. 另外partner也有equity partner & non-equity partner之分,收入相差远了去了.不是每个partner都有能力拉到生意的。I would say most lawyers only make an average amount of money.

陈述是否准确暂且不论,这段还是以金钱为中心,中英混着翻来复去地说要挣钱,还要投资少见效快地挣钱。说白了就是钱要:多,快,好,挣。这是一种比较可怜的人穷志短的心态,不安于现状,却说别人的葡萄是酸的。

并不是任何律师可以拿到高薪,大部份的法律系毕业的学生不是在大事务所中卖命,就是担任公职或是担任公司的法律顾问…
至于您要是问为什么许多人对这样的工作仍趋之若鹜,理由很简单,”不了解真正的事实”,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法学愿的第一年到第二年的drop rate高达 10%。 总之,如果您只看到钱的部份,只能说您可能是真的不了解个中的甘苦,同时您绝对不应被好莱坞的电影中的情节所骗,那一套经常只是神话。

哪份工作要想有点作为不得卖命?作者说要看到钱以外的部分,其实眼光还是放不开钱:说白了,他不满意这份工资是靠辛苦劳动得来的,希望有轻轻松松的高收入工作。

如果您想了解律师的收入与相对的付出,建议您看一本书
“The Street Lawyer” by John Grisham. (这是一个小说,但是可以给予您一些很好的概念,为什么有那么多傻瓜愿意投身法律事业)。

是。很多傻瓜投身法律事业不得志于是觉得怎么天上不掉个馅饼让我吃着要是我不用这么累也挣这份工钱就好了。

同时一句老话,“任何的高薪工作的背后都有高昂的付出”
同时老实说真正赚钱的是律师事务所或是那些资深的合伙人,一般的小律师分不到什么。当然高薪的背后也有其悲伤之处,基本上both离婚率与自杀的比率在律师界都比常人高出甚多.美国150个法学院每年毕业的毕业生有多少人,基本上只有60-70%可以顺利取得律师执照,而真正能够脱颖而出更是凤毛麟角,做律师表面上看很风光,真正的酸甜苦辣只有到入了行才知道。我姐夫就是律师,他从常春藤法学院毕业,在大律师事务所工作,每天平均工作12个小时,听上去年薪 10几万外加分红很多,如果按小时算的话,工资显然是少了。另外做律师看资历,刚开始几年是很难熬的,比你高年级的人都好来压你。

难道别的行业不是层层选拔,论资排辈,哪一行没有酸甜苦辣?那一行开始的几年好熬?

找工作
目前的情况,如果您不是父母本身就从事这一行,大部份的情况,您必须是名校前20%的学生才有可能到到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一般的情况起薪从大约八万五到十四万之间,但是工作时间至少85小时,甚至有老猫的朋友工作135小时一周 (记住一个礼拜只有168小时)

实在是太夸大数字了。最顶尖的律所,如Wachtell和Cravath,每周工作约70小时上下。大部分一流律所在50-60小时之间。(数据来源:http://avery.ws/ai/shortest_hour_law_firms.html)。另外,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名校后20%的学生才有可能找不到知名律所工作。

工作性质
不同于电影a few good man 中描述的,有大约70% (一说是80%)在毕业5年之后都没有机会真正上庭过,30%-40%的学生可能一辈子没有代表客户办理过庭审

不做诉讼律师要上庭干什么?想要出庭,完全可以去做assistant district attorney或者assistant public defender,第一年就上庭。

工作压力
from skill one to ten, it will be twelve.
In these past couple of years quite a few top-5 law school graduates cannot find jobs.approximately 20 JDs per year for the top-5 law schools. each year the number is slightly different, but 20 is a good average number. Columbia and NYU typically have more than Yale or Stanford due to the differences in their class sizes.
20 is the COMBINED number for the top-5 law schools, not for each school. Each year Yale typically has about 2, Stanford 1-2, Harvard around 3, Columbia around 5 (including converts), and NYU around 5.
哈佛,耶鲁,哥伦比亚,纽约大学四所大学毕业的有65%可能到top30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起薪12.5美+BONUS 2-3万美金,但工作强度极大,我看周围的中国学生作作把家都做掉的很多,压力太大都做变态了。其他学校不敢说,找到工作的可能性比较少,加上这几年念法律的中国学生多了,找工作的竞争也很大,小的律师行又不需要国际学生。到大公司去做法律顾问一般没经验的不要,也是一个难题,而且PAY的不高。所以,成绩+运气+才气+口语,一个都不能少。我所知道这四所大学毕业的JD到国内最好的金度律师事务所找到的工作起薪是20万人民币,税前,他们在这里因口语问题没找到工作,所以,TOP的学校都不能保证就业,个人能力真的很重要.当然也有人从TOP LAW SCHOOL毕业手里拿到了Wachtell Lipton这样top law firm一年28万美金的OFFER, WACHTELL LIPTON第一年的从法学院刚毕业的新律师是14万底薪, 14万(100% SALARY) GUARANTEED BONUS, 加起来不多不少28万. 其实律师收入不是那么高,一般不做到合伙人,光拿工资的话,$300k 一年是到不了的!

嘿嘿,不加评论。不知者不怪。

律师这行真不是个好的职业选择

这行入行花的时间,金钱和精力都比较大.申请+读书需要四年.学费+生活费大约12万到15万(而且每年学费疯涨),加上放弃工作的机会成本.念书很累,压力也大.

对中国人来说毕业后工作没有保证.好学校好些,差学校更差.另外经济不好时好学校的学生都有找不到工的.毕业时有工作的中国学生比例很小(具体数字忘了,10%?)

工作后累.每周工作70-80小时是正常.忙起来一周100+小时也不希奇.每一刻钟都要在time log上写清楚干了什么.

工资按照小时来计算的话并不高.bonus给的很小气,跟banker完全的差几个数量级.

工作也做不长.行规是up or out.五六年之内>90%的律师被踢出去,<5%的能做到partner.

这是找到大律所的情况.如果找不到这类工作,在当地小律所做,多少年能还清学生贷款可能会是个大问题.

你的朋友如果读的是Stanford, Berkley, UCLA, USC,找工作应该都不错,Hastings也还好.其它的就不太好讲.

真要挣钱,要进banking或者自己做老板.绝大多数的律师只是打个苦工而已.
My understanding (for Texas):

It depends on what firm you are with. If you are at a big firm (ALM 100 firms), you are looking at $110K and up. You’ll need to work like 70-80 hours. And, don’t kid yourself. The work is VERY hard.

If you are with a small defense firm, chances are: you will make about 50-60K, but the hours are somewhat shorter.

If you work with a plaintiff’s firm, you’ll probably make 40-50K, plus bonuses from whatever cases that are won.

If you are with an immigration firm…30-40K?

But yeah, this profession is hard on Asians. Very few will make partner. Most of the time, you are the only yellow face in the crowd. In fact, there aren’t that many blacks and Hispanics either (there are a few). Depends on what you do, this can be a good moneymaking activity (I know this Chinese ABC who won an 18 million verdict). It can also be a high intensity and low reward position (I know people who make $40K a year). So…the key is: good grades + top school. If not, then tough luck guys.

数据不准确不说,把“律师”两字换成“投行”,“医生”,“金融”,“咨询”等等,本段一概通用。

最后总结:语无伦次,思维混乱的一篇东西,满是“我知道某某某如何如何,还有谁谁我听说又怎么怎么了”——道听途说的过时消息还作为论据加以引用,如果出于一个律师之手的话,难怪他觉得这个行业不适合他了。

确实,可能有不少人对法学院的艰辛和日后律所工作的劳累程度有所低估,但因此一概而论地说律师不是好工作,法学院不值得念,是没有根据的。我觉得正确的说法是:律师这一行不是图省事盼横财这种人的职业,但是如果愿意吃苦,愿意学一门本领靠手艺吃饭,当律师可以让家里比较宽裕,同时也可以等待机会或创造机会来实现自己的一些想法,是一个很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