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September 2008

民工故事

正午,路边,穿着一身其实并不合体的西装,手里捧着一盒盒饭大口大口地赶紧拨拉着,对在三尺之内匆匆走过的路人也无动于衷,因为忙着要吃完好赶回去上工,心里还在盘算什么时候能发下一次工资,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过年。

说的不是民工生活。是我今天的午饭。不过再一想,其实也是民工生活,还就缺个安全帽。

在拨拉最后几口的时候一个记者凑上来麦克风就递到了嘴边。我心想这可好,还真有人要采访民工疾苦的。没想到人家和颜悦色地问:请问你在金融业上班么?

我没好气地说:不是。于是人家悻悻离去。

赶紧合上泡沫塑料饭盒,筷子往上一戳,恨恨然地扔到垃圾桶里,心想,我这样子再落魄,也不至于那么落魄吧。

Trenchcoat

Gone are the days when a Columbia multilayered parka can sustain me day in and day out throughout a whole winter.   It has a lot of warmth but not so much style or natural fibers.  So this weekend I treated myself to a nice trenchcoat.  And in part thanks to the coupon Qing provided, I paid nowhere near the sticker price, so the money saved can go to Anna’s yet-to-be-established college fund.

理想与现实

上班以后没法去幼儿园接小南,所以只好让幼儿园在放学后用校车把她送到阿姨家,吃完晚饭以后等妈妈下班以后去再开车接上回家洗澡睡觉。我回家会更迟一些。我今晚回家的时候小南还醒着,于是抱着她问:今天你在幼儿园都干什么了啊?

小南很认真地说:我今天想爸爸妈妈了啊。到了下午啊,我就等爸爸妈妈。然后,往外一看,爸爸妈妈就站在幼儿园门口,都来接我了。然后,我们就走路回家了。

小孩子大概理想和现实分不清楚,听得我鼻子一阵酸。

Plan B

准时下班,走在回家路上天还是亮的,其乐无穷。

早上走过墙街路口的时候总在吆喝“创业创业,和我一样创业致富”的那个哥们换了套词。今天说的是:Plan B, Plan B, y’all need to have a Plan B ’cause Plan A ain’t working so good huh . . . yeah yeah yeah Plan B Plan B。然后往行人手里塞他的传单。

我没有要。What if I am already on Plan B.

救火

周五到半夜,周六到晚上八点多回家,周日早上起来才知道组里别的人昨晚忙了个通宵,于是匆匆叫上车去所里,准备今晚通宵了。上班以后的第一个周末就是这么度过的,特此留念。

迎新

迎新活动下个星期才结束,今天就给分了个突发事件来做,加班到午夜以后才回家。原来担心街上情况如此糟糕是不是会没有活干了,现在看来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两级分化,撑死大个的,饿死小个的。有的所忙得要紧急动员,新兵进来教会了踢正步就发了把水枪给送上第一线救火,而有的所据说闲得很快就要散伙。

每天上班路过墙街的时候都要向里面瞄一眼,却总也看不见什么异样,这几天总有个衣衫褴褛的人在路口发传单,大声跟每个匆匆走过的行人说,“大家都自己创业好了,你很快就会跟我一样富有。” 街对面那个教堂门口这些天也总有人摆摊设点发放圣经,大概因为最近很多人叫了无数声偶卖糕的,而且人们通常会在最绝望的时候想起来还有个上帝罩着所以一切都会好的。

Extremes

I almosted nodded off during this morning’s orientation session (who does paper-based research anymore, anyway?), but was wide awake for the rest of the day when real work came, and it looks like this will continue into the night.

小南轶事

早上象打仗一样,把小南安在餐桌前吃早饭,然后进卧室找衣服,期间萍儿打开吹风机吹干头发。一会儿出来检查小南吃饭情况,她仰着脸问,爸爸,你刚才是在给妈妈吸尘吗?

所里好像活还是有的,也好像没有人说天要塌下来。欢迎新同学的活动还是有声有色歌舞升平,只不过有细心的人发现,依然敞开供应的矿泉水,已经从去年的某意大利进口牌子换成了美国土产牌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