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January 2010

杂记

终于打了辞职报告,两周后走人,现在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可以厚着脸皮在家里休息一天,才想起来博客已经开了很久天窗了。

谷歌的做法很奇怪,几年前高调进入中国市场,为平息美国国内左派人士的批评,强调即使现状不如意,也可以在有限的空间内尽力运作,可以多少带来正面效应,我很赞同这种做法,即使我总是对公司的所谓社会责任一说不以为然。现在要放弃了,双方都没有好处不说,国内外四处迸发的谷歌阴谋论,中央在下棋论,美国在下棋论,百度太牛论,谷歌领导太年轻论等等也不提,受损失最大的还是国内的网民,而谷歌的初衷正是在可能的范围内尽力为这些网民提供高效有用的信息,所以归根到底,在双方都坚持自己的原则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谷歌要在自己的原则中做出取舍。当然,我也要与时俱进,用谷歌的各项服务很久了,如果没有的话一时恐怕会不习惯。现在在学习百度的各项功能,恐怕是诸多适应环节之一吧。

提起要回国,小南还是很高兴的,尤其是得知有很多的羊肉串和冰糖葫芦可吃以后,更是向往。小小南还什么都不懂,说了也白说,只知道咧个嘴呵呵地乐。

PICT1068
呵呵

十二年

又是新年,在家休息。小小南在臂弯里已经睡熟了,小南专心致志地在第一百遍拼她的恐龙拼图。想想趁闲简单记述一下旅美十二年的历程,借此画上一个句号。

第一年。 一个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课余打一份工,体力活。不太喜欢和其他中国留学生交往,觉得来念研究生的都拖家带口婆婆妈妈的,交谈不是绿卡就是买房小孩上学问题,绿卡我是坚决不要的,房子和孩子在自己的肚子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还是很遥远的问题。坚信本科毕业以后立刻回国,一天也不要在美国多呆。很不理解在美国呆上十年八年的老留。

第二年。 一个人,后来就变两个人了,回国的事情也就不那么迫切了。课余打两份工,从学校宿舍搬到校外一户人家的地下室住,买了辆自行车,每天带着老婆回家路上可以非常意气风发地从坡顶溜到坡底,当然上学路上骑车带人就比较地吃力。被地下室的臭虫叮得遍体鳞伤的时候很怀念在北京呼朋唤友的日子,对未来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成绩不错,想过念博士但觉得自己到底不是那块料也耐不住五年的寂寞,试过赶互联网的大潮创业但发现其中的困难和艰辛不是单靠主观意愿就能克服的。

第三年。 两个人。一个人找了份正式的工作,另一个就可以正式地念书了。当时的互联网泡沫已经破灭,于是更加迷茫自己该做什么,想做什么,或者两者是否有交集。有了份程序员的工作就很侥幸了,先工作着,养家糊口再说。两千五买的十来年旧的车,一年里很天真地缝缝补补花了七八千。

第四年。 还是两个人,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念书。经济宽裕了一些,终于买了辆新车,买车一星期后发生了911。机场开始神经质的安检,但俩人开着车北上缅因南下佐治亚西进芝加哥玩得不亦乐乎。开始觉得在大学里当程序员挺无聊了的。工作虽然稳定但是总觉得不甘心一辈子做到老。

第五年。 依然两个人,依然一个上班一个念书,继续攒了点钱,继续到处去玩。上班的那点事情已经没有什么挑战了,已然成为了熟练工种。后来念书的毕业了,上班的就可以仔细考虑到底要做什么了。

第六年。 终于两个人都工作了,好歹是个丁克,收入不高也不低,属于能够支撑一房两车但子女上学就要节衣缩食的那种。开始兼职念研究生并在本校的中国学生会里做事,给平凡的生活中加一些挑战。自己也开始婆婆妈妈,开始考虑房子和孩子问题和并继续考虑长远发展问题,意识到还是刻骨铭心地想回国的。

第七年。 继续双职工生活。在学生会的一年工作中充分体会到了助人为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和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三乐”道理,另得知本科时期的一好友毕业后潇洒地在北非游历一年然后进了哈佛法学院,于是豁然开朗。房子的问题最终搁置,一是当时价格涨得已经很厉害了,买不起,二是手上那点钱看来还是要投资到再教育中去。然而孩子的问题得到解决,是为小南。

第八年。 三个人。如愿以偿地回学校开始接受再次教育,虽然没有在北非游历,也没有进哈佛。但哈佛的那位老兄最终也没有当律师,而是做了互联网的创业。之所谓命运的交叉。入学后和八年前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期间喜见小南茁壮成长。绿卡我是坚决不要的,房子依然是很遥远的问题。坚信法学院毕业以后立刻回国,一天也不要在美国多呆。

第九年。 依然三个人。两个大人都回学校充电了。一年间在密歇根和芝加哥之间穿梭往返,如果租车行能积攒里程的话估计能换购小半辆新车了。小南聪明好学懂事,很欣慰。

第十年。 还是三个人。两个大人都毕业了,各自都有回香港和去纽约的机会,两者之间摇摆不定了很久,最终觉得商学院毕业的在纽约的机会好一些,一年以后转回香港的把握也很大,遂举家迁往纽约。

第十一年。 三个人。两个大人都重新开始工作,经济危机开始,除了年终奖外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但回国计划变得遥不可及。所幸还都喜欢新的工作,小南也很喜欢新的幼儿园。

第十二年。 变成四个人了。小小南的到来和回国计划的复苏几乎同时进行,所谓双喜临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年内终于能回国了。

回头看来确实走了不少弯路,但正如英谚所说,getting there is half the fun,经历的风景不错,而且所幸一路有人陪伴走来,也没落下什么,算是完整的十二年一个轮回吧。其后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又是一路新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