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April 2010

工作服

回国以后感觉好像大家着装都比较休闲和运动,办公楼里正装的多一些,但街上看见穿西装打领带的基本都是两种人,一种是卖二手房的中介,另一种是保安。

小区附近有好几个二手房的介绍所,经常有不少穿着一身袖子太长身子太肥的西装的中介在附近的人行道上游荡,只要行人脚步一放慢,就凑上来问,买房么?不买?那你卖房么?以至于我在小区附近看见西装革履的闲散人员基本绕行。

前几天穿戴整齐地站在办公楼下和同事说话,眼见一位大姐匆匆地从远处向我们走来,很急切诚恳地问,请问你们是国贸的保安么?

两年前

两年前的今天在这里写到

小南的生日就要到了。三岁的小孩子,连出生那天一共四个生日,居然在四个不同的地方过的——在马里兰出生,一岁生日在南京,两岁生日在芝加哥,三岁生日会在安娜堡。再往后推算,四岁生日看来要在纽约过,五岁生日希望就在北京,上海或者香港了吧。想来这几年没少折腾挪地方,希望未来几年里能安顿下来就好。

小南的四岁生日果然在纽约过的,五岁真的就在北京了。小小南恐怕就没有这个运气每个生日换个城市过了。

家具总算运到了,身份证也终于办下来了,开始上班一转眼两个月过去,一切渐渐步入正轨。每天晚上能抽出时间来还是和萍儿出去散步。

男人女人看图

周末去798,很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几条街都是画廊,只是价格不是一般的贵,还有几个好像只展览不出售的地方。

DSCF0281
小南说,这个人好胖啊。

DSCF0279
798一景。(不是我)

在一个据称是以女性主义为主题的多媒体展览厅的墙上有一幅巨大的画,黑背景,上面有些不同颜色的小色块组成一个图案。我看了看这个图案,知道是个妇女头像的轮廓。转了一圈回来,发现作者和一群小女生在讨论这幅作品。小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说我们怎么都看不出来这个画的是什么呢。在作者的循循善诱下她们终于看出来是个头像。

这时候萍儿说,哎,你看,我才看出来,那其实是幅头像,你看出来了么?

。。。基本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作者介绍说,这幅作品的特点,就是男人一般能很快看出画的是什么,而女人一般要花点时间和引导才能辨别出来。原因在于远古时代男人狩猎时需要通过轮廓来迅速判断猎物,而女人则没有发展出这种能力。所以这幅画的用意在于探索两性间往往被人忽视的不同之处。

这几天买了一幅刺绣,送到办公室以后同事们看见了纷纷猜想绣的是什么。有的以为是个跳舞人的轮廓,有人看出来是个女人裸体。以你远古时积累的狩猎或者采摘经验,你看这是什么画呢?


办公室装饰

批量艺术

周末终于如愿以偿地去了潘家园,想淘些字画。

一进大棚,就看见一个摊位挂着几幅油画,都是一个系列的,每幅画上都是装束各异的几个人,表情都整齐划一,咧着大嘴,似哭似笑。非常有视觉冲击力。正想上前和那个看似颇有艺术气质的摊主(想当然地以为是他的大作)攀谈的时候,发现隔壁摊位也挂着一式一样的画,再走几个摊位,看到更多这个系列的画,如出一人之手。于是知道是仿品,很扫兴。

1229321209_mlRN
回家后学习了一下,才知道原作者是岳敏君,这个系列是他的成名代表作。

书法作品也一样,远远地看着遒劲有力的条幅,走近一看原来落款不少都是启功,每个摊位还都有几幅一模一样的启老先生的“精气神”条幅。没冒落名人款的,基本都是写的一样的几句话,想来大家客厅书房里都要挂个“高山流水”或者“厚德载物。”

最后花六块钱买了个基本可以确认是真品的葫芦,连上往返车费成本约三十块,带回家让小南用水彩笔画满她最爱的恐龙,挂在了办公室里。这周末有空的话去798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