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October 2010

野火烧不尽

仿佛才除的草,眼看又长了一堆。这一个月来,小小南生了场大病,还在住院,没住院的人又前后上吐下泻了一个星期,焦头烂额。小南依然很讨喜,会认真地说,我长大了要发明一种药,爸爸要把我关进小黑屋的时候,我吃了那个药,脚就钉在地上他就拖不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