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March 2015

吃饭是个问题,坚持就是胜利

终于收到新开的银行卡了,想到终于有“出粮”账户可以领工资了,还真有点安顿下来的感觉。过几天去把身份证也领了,大概几件重要的事情就办妥了。然而午饭和晚饭如何解决好像还是个问题,办公楼附近似乎没有太多餐馆,或者说很多餐馆都不在地平面上,所以在街上走不容易发现哪个大厦里几楼有个餐馆。手机从iPhone换成了索尼的双卡双待,迄今还是大陆的号码上的电话远远多于香港号码上的。下班走路回宿舍是一路上坡,西装革履挎着皮包电脑走到宿舍楼下一定是浑身大汗的,不知夏天该怎么过,大概需要靠坚持就是胜利了。

脚注

image

这种不断在舞台上踮着脚咬牙硬撑跳一场永不谢幕的大戏的状况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从想把每一场跳好,到想大体跳得不差就行,到只想把这出戏跳完,并非我所愿,但继续旋转下去亦非我脚所能。或许是时候不踮脚走路了。以此脚为注。

香港

说是搬到香港,感觉上就是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出一趟长差。这两天把银行账户身份证件等一干杂事办好,还是没有什么安顿下来的感觉,附近的楼还没有认全,出门还是会没有方向感地乱走一气,尤其是各种人行步道天桥地道不是横平竖直的不说,还互相缠绕在一起,再在不同水平面上和各个楼连起来,看来是需要一段时间弄清楚。

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的是香港人的普通话。在公寓入住的时候,前台很细心地解释他们房间里的烟雾报警器非常灵敏,并举例说明:“有几次客人死了很久然后烟雾报警器就响了。”

我很怀疑有哪种烟雾报警器会如此灵敏地探测到味道,姑且信之,但是想到这里的客房里死过人而且不止一次,多少有点不舒服。

正想问给我的房间是不是之前出过这种事的时候,前台继续很努力地说明:“所以啊,你要死的时候,一定要关上门死,否则你死得久了,那个水蒸气,从浴室跑出来,会触发烟雾报警器的。”

于是恍然大悟,她想发的音是“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