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Monthly Archive: February 2016

八年

偶尔还记起07年夏天从老东家那里收到的见面礼,是一个T家的钥匙扣,正面是一个世界地图,反面刻着S&C Summer 2007, 已经不知道放哪里去了,能够找到的话也应该是遍布银锈了。记得拿着见面礼的时候,衣冠楚楚的合伙人和貌美如花的招聘主管都笑眯眯地说,你们都是本所未来的希望,都是精挑细选来的,如果我们不觉得你有潜质未来成为我们所的合伙人,是不会招你进来的。之后培训的时候也时不时地加强一下the chosen few的优越感,拿着一个文件讲里面的毛病,说,我们不会容忍犯这种错误,因为我们不是DPW。

真正干起活来,七八年级的律师们就没有那么满怀优越感和温情脉脉,和蔼些的会说悠着点干活你们才一年级这是个马拉松不是个短跑一开始要慢慢来别累死在半路上,直白些的会翻着白眼说别听那些你们这百八十号人里最后能留下一两个就不错了干几年自寻出路是正道不要像我一样到了八年级还不变道就晚了,律所的prestige不是给你我这些人当饭吃的。于是一年级的小屁孩们就不知所措地努力干活,因为那总没错,同时会想想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当然,和法学院里一样,一个年级里也总有几个高调地各处宣扬自己未来远大的抱负号称要弯道超车绝对高速冲过终点的。

从没想过自己会在所里做这么长,居然转眼自己也到了八年级的坎了。身边的同事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们好像现在都很开心,而自己总是累得都说不上开心还是不开心,好像在一个跑步机上走了很久,机器不停,人也停不下来,明知道有个鲜红的紧急刹车按钮在那里,却总也按不下去。

这次会休假到月底,会找机会去T家买一个钥匙扣给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同一款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