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迎新

迎新活动下个星期才结束,今天就给分了个突发事件来做,加班到午夜以后才回家。原来担心街上情况如此糟糕是不是会没有活干了,现在看来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两级分化,撑死大个的,饿死小个的。有的所忙得要紧急动员,新兵进来教会了踢正步就发了把水枪给送上第一线救火,而有的所据说闲得很快就要散伙。

每天上班路过墙街的时候都要向里面瞄一眼,却总也看不见什么异样,这几天总有个衣衫褴褛的人在路口发传单,大声跟每个匆匆走过的行人说,“大家都自己创业好了,你很快就会跟我一样富有。” 街对面那个教堂门口这些天也总有人摆摊设点发放圣经,大概因为最近很多人叫了无数声偶卖糕的,而且人们通常会在最绝望的时候想起来还有个上帝罩着所以一切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