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随记

工作上又闲了下来。这几天特别的冷,两件大衣里短外长叠着穿还觉得不够。世贸地铁站出口处总站着个中国大妈分发免费英文报纸,每天早上必定能看见她笔直地站在汹涌的上班人流中一动不动,伸开戴着护袖的双臂举着她的报纸,用很微弱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说着那份报纸的名字。那份报纸的中文版我在几年前曾不幸地拜读过,其中的鼓噪实在难以认同,所以她分发的英文版我也不会去读的,但一个冬天下来,注意到她脸上红色的冻疮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不知是该同情还是难过。

连着两天出去办律师执照的事,把该交的钱给交了,该听的思想道德讲座给听了,该宣的誓给宣了,终于算是多如牛毛的纽约律师中的一员了。

Comments (3)

  1. xuanie

    恭喜小北学长!

  2. Jing

    每次看你写得东西都能从你独特的视角中受益,恭喜:)

  3. Kai

    恭喜!早就听说你大名,可惜在AA从未遇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