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休假

转眼在家赋闲已经两个星期了,起早摸黑地上班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换尿布和低年级律师干的很多工作一样,属于非技术工种,第一第二次小心谨慎生怕客户不满意,次数多了发现其实人家的心思都在如何把东西吃进肚子里,根本懒得过问从肚子里出来的各种屎尿屁事,至多在我稍有怠慢的时候抗议几声而已。所以只要屏住呼吸多快好省地干完,别节外生枝就好。

另外的成就是:每天上下学接送小南(兼回答她无穷无尽的“为什么”),看完了两本小说(同时以身作则向小南示范了什么叫“默读”——她原先以为书都是要朗读的),Wii的击剑游戏断断续续也通了关(并获得了在一旁观战的小南的无比崇拜)。

小小南和刚回家的时候相比也长大了一些,好像长得还是像妈妈,皮肤也比我白些。幸甚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