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河马

七天假期的最后一天也基本在办公室度过。傍晚时分终于有了个把小时的空档期,想起最近朋友推荐的一个小酒吧,据说里面有各式各样世界各地的小众啤酒,于是慕名而去。酒吧的名字叫河马,不知道有什么寓意,藏在国子监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小小的店面不过几平方米,里面放了两张长条桌就已然满满当当,各式各样的啤酒放在壁橱里,一直堆到天花板。门外路边摆了几张小圆桌,大概得算非法占道经营,但是估计这里也不会有谁来管。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路边最靠里的一张桌子边——这张桌子放在了一个台阶上,所以真要细究的话,应该不算是助长了占道经营这一违法违德违反公序良俗的行为。点了一杯叫不上名来的扎啤,坐在秋夜的胡同里,看住在附近的人们来来往往,不时有开SUV的大老爷们按着喇叭试图从胡同两边停着的自行车电动车和汽车中间穿行,实在开不动了,打开车门,京片子大声吆喝一嗓子:这谁的车啊,嘿,停的还真是地方。

胡同里热心的大爷大妈停下脚步指挥着SUV在有限的空间里闪转腾挪,路边小摊上渐渐多起来的食客处乱不惊地占据了本来就不宽敞的路面,而自行车电动车上的人们无惧于胡同里交通的堵塞,在车与车,车与饭局之间见缝插针踮着脚慢慢挪动前行,再加上胡同深处偶尔会随风飘来特有而久违的公厕味道和饭馆的吆喝声,一切似乎杂乱无序,但似乎又都相安无事习以为常。

或许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有这样那样不合规不如意的地方,临到眼前凑合过去就好,总能凑合过去的,习惯了也就自然了。和职业思维中有序、合理、合规的追求相比,是不是这样会少一些焦虑和烦恼呢?

SUV终于开出了胡同,四处安静了不少,听见路边的行人相互明知故问地寒暄着:”明儿就要上班了吧?“,我就意识到,空档期结束了,打上车,回到没有胡同、没有公厕,有的只是大堂里空气清新剂和楼里有序、合理、合规地谨小慎微地工作着的人们的另一个世界中去。

Comment (1)

  1. Irene

    真高兴看到这个博客更新了。很喜欢这篇文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