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借今年科举八股考题,随便写几笔。

常听说国内如何强征土地民宅,最近新闻里也时有报道,房地产开发商看中的地盘,一定要让现住户拆迁,补偿数额不为住户接受,便仗着自己的后台,人脸与猪肝一色,刀枪与棍棒齐飞,把人赶出家门一通殴打不说,还开着铲土机把好端端的民宅推倒——看你还赖着不走。

这的确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社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最大的官都说了要以民为本,还会出这种事情。有什么纠纷,国有国法,法庭上说去,犯得着动手?然而仔细想想:以民为本知道什么意思么?就是把老百姓当成升官发财的本钱。从这个基本点出发,那么这点小事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作为一名愤青的过去完成时,我能做的只有斜靠在电脑椅上感慨半分钟这年头的世道,琢磨一下是不是该花个十秒钟回个愤慨的帖子以示声援同时彰现自己的浩然正气,在作出否定的结论后,滑动手中的小老鼠,看准另一条新闻报道:《两富婆逛街血拼巧遇 林青霞八卦问王菲孕事》迫不及待地点击下去。

本以为意料之外就此过去,谁知天下事无巧不成书,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周刚作出一个石破天惊的裁决,也是关于土地民宅征用一事,让人实在觉得意外。

事情是这样的:在此之前,美国法律规定如果是为了建公益事业如公路、学校等,或者是为了振兴一片经济衰败的地区,当地政府有权强行征收私人地产用来开发。康州一市政府(也就两万多人的一个地方,相当于中国的一个乡镇建制)为了繁荣当地经济发展,加强招商引资力度,决定强征一片民宅,用来给房地产开发商盖写字楼。当地居民认为这既不是公益事业,他们的居住地也远不到衰败的地步,觉得强征非法。此案从地方法院打起,各有胜负,一直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决:强征有理。大法官们给出的理由之一:要相信乡镇领导们,他们最知道如何使用土地。同时因为美国是案例法,从此以后一切乡镇郡州政府只要祭出“为了地区的发展”这只法宝,强行征用私人土地,就都变成合法的了。

意料之外?当然。美国宪法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然而如果政府只要以“促进经济发展”为由就可以肆意征用私人财产,那美国宪法里的这条规定还不是和中国宪法里的“言论自由”条款一样,成了名存实亡?任何基建项目都可以说成是为了效益,为了创收,为了提高当地人民生活水平,所以拆迁户应当舍小家顾大家——建一个公共厕所还能收一人五毛钱手纸钱(而且不管你用不用的上),比你们占着什么不拉什么强不是?

情理之中?嘿嘿,俺是怎么说来着?天下乌鸦一般黑,只不过黑的方式方法不同罢了。一边是工地上拳脚相加的黑,一边是法庭里道貌岸然的黑;一边的黑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边的黑是资本主义高级阶段的。

最后一个意料之外的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似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此公在某乡镇有一处房产,是他居家所在。该镇一好事之徒(或曰正义人士,或曰美国愤青)读到此法官做出的荒唐决定后,向当地政府建议强征该法官的宅子用来建一处旅馆,以带动地区经济发展。旅馆将附设小吃部和博物馆。旅馆必须征用法官的地产:因为只有这样才最有纪念意义,才会招徕顾客。

如果镇政府批准了这项议案,哪一天房地产开发商开着推土机铲平了这位法官的宅子,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

Comments (4)

  1. yilan

    “常听说国内如何强征土地民宅,最近新闻里也时有报道,房地产开发商看中的地盘,一定要让现住户拆迁,补偿数额不为住户接受,便仗着自己的后台,人脸与猪肝一色,刀枪与棍棒齐飞,把人赶出家门一通殴打不说,还开着铲土机把好端端的民宅推倒——看你还赖着不走。”

    我有亲戚在房地产公司工作,所以了解一些我那个城市的一般做法。起码开发商是没有权力拆迁的,必须是政府的行政职能行为,而且做出的拆迁决定,是和解决拆迁户的下一步住宿,已经回迁的房屋面积达到多少(一般旧城区房屋比较小,回迁的房子面积会达到比较好的水平,当然如果不回迁到原址,那么远一点的房子面积更大)。这些变成了中国特色的文件,也就是行政决定了,包括回迁面积,加上补偿费用,拆迁时间,新房交付等等。然后由开发商一个个和居民签定关于房产的协议。有了这个协议,如果发生纠纷,可以去法院。如果居民对行政拆迁有异议,我忘了这个可不可以进行行政复议,如果有的话,先进行复议,如果再不服,提起诉讼。

    而如果最后达不成协议,比如“钉子户”,就是一片居民都没问题,就是有一家谈不拢,按照中国特色,由政府比如街道什么的去问真实想法,谈妥了,由房地产开发商作出补偿,当然,这个会比较秘密一点,而且不能离谱,要有点公平性,否则只要闹一下,才能有更多的利益,而且所有的居民以后都仿效,觉得闹才能有更多的利益,岂不是大乱?如果条件太过离谱,双方谈不拢,政府方面会提交到行政庭,来进行诉讼,理论上,执行庭是唯一可以出面冻结房产,并下达强制令的,对妨碍司法执行之类的行为,由强制执行权,下达妨碍治安条例的拘留令什么的。

    littlenorth说,有什么纠纷,国有国法,法庭上说去,犯得着动手?这是大多数善良的人的想法。不过,上升到动手的乱七八糟局面,两种原因都有。不是想各打五十大板,而是事实,恶开发商有存在是事实,刁民有存在,也是事实。如同上面的例子,恶开发商仗着实力不通过法庭办,自己直接去推房子,不过这个一般发生在比较没有法制的地方,大一点的地方,没有人愿意这么闹,后果对开发商很不利,稍微告一下,就完蛋了,故意破坏他人住宅,损坏他人财物,威胁人身安全。。。。

    当然,如果真的通过法庭下达的判决,也有居民也不愿意理会法律那一套。如果真碰上难弄的人,执行庭的强制执行,就很容易上演成动手了,不过至多是冻结房子,这个时候打架拿菜刀的倒是有不少,但他们大多是自知理亏的,邻居们更始不太支持他们,因为这些解决纠纷的过程一路走下来,已经耽误了邻居们的回迁时间,而且损失的费用,不能算在开发商头上的(聪明一点的政府和开发商,都会让居民们自行去解决内部矛盾)。。当然了,被执行的钉子户,这时候大多非常悔恨当时没有接受比其他邻居丰厚的条件,不过为了息事宁人,他们一般来说还是会在正常

    如上面提到的“人脸与猪肝一色,刀枪与棍棒齐飞”,我们那个城市不会有人愿意搞到那一步,开发商和政府都不会愿意出面做坏人。我也曾看过新闻,看到一片光秃秃的地上,就一家住着,媒体会去关注,问他们想要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搬,一般来说,看看他们有没有收到人道的待遇,他们的水和电还是有的,只是处于僵持阶段。这个时候媒体也会请律师,居民代表,房地产界代表之类的进行法律相关的讨论,给大家上普法课。钉子户大多开的条件太高,就算开发商愿意给,其他居民也不愿意。而且both居民担心影响回迁时间,开发商更是一天天的亏钱,政府也很烦恼市容的问题,一大片地,砖瓦石块的,虽然靠马路外面都必须按规定围着塑料棚,可也难看啊。所以最快速的办法,还是提起诉讼,强制执行行政决定,冻结房子,清除人员,然后开始施工。

    写那么多,觉得自己有点傻乎乎。到美国好几年,还是改不掉这个毛病,如果看到有一些关于国内现象的报道,忽然上升到一个很高的批判角度,觉得想出来说两句。其实国内地域差异很大,有些地方的做法或者出的事确实非常让人生气,不过也不是所有地方都那样,所有的人都受到不公正对待。一些太过绝对的批评,或者一个大帽子直接扣给执政党,多多少少不公平吧。当然我也不喜欢那些整天唱高调,觉得国内歌舞升平,繁华似锦的那些虚调调特别讨厌。

    我支持前几天帖子里NEO的说法,按现在的发展趋势,中国的律师会走上专业化,中国的其他区域也会逐渐走上法制化,现在老百姓的法制意识已经上升了很多,不论是消费者权益,拆迁权益,医疗事故,交通事故纠纷,房产财产遗产之类的讨论诉讼很多。但是从媒体上也能看到很多可悲的,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在某些地域频频发生。媒体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有自由的报道权,从中央到地方,每天的新闻时事,能看到好多事情,法制宣传节目也很多。但这其中也有一个问题,通常有了媒体曝光公众关注的问题,会解决的快速顺利一些,其他一些行政申诉或者法庭的诉讼受到拖拉,或者不公正对待,都说明了“人治”,不合法的自由裁量权,以及官僚作风的存在。

  2. littlenorth

    呵呵yilan说得很对。我原先也是看见觉得不公平的事情想说几句,然而天下奸商固然不少,刁民却也大有人在。民间传闻大多偏袒弱者,于是很少能听见故事的两面。我今天写了这些个东西,是想如果时光倒流的话我作为一个愤青一定会义愤填膺地骂街,然后感慨国内的混乱和美国的法制。而现在似乎觉得应该从别的角度想想,其实各个社会里都是有其内在矛盾的。解决方式方法不一样,但矛盾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从问题到解决方案的本质还惊人地相似。不存在哪里比哪里好多少的说法。

    至于“有什么纠纷,国有国法,法庭上说去,犯得着动手?”一说,我希望不仅仅是善良人们的说法,如果这一代做法律的能真正推动这句话的实现,那就算是尽了这一代法律人的责任了。

  3. yilan

    “至于“有什么纠纷,国有国法,法庭上说去,犯得着动手?”一说,我希望不仅仅是善良人们的说法,如果这一代做法律的能真正推动这句话的实现,那就算是尽了这一代法律人的责任了。”

    没错,这么多年的普法,大多数人都了解一纸公文,一张判决的重要性。但是执行难,一直都是问题。我记得,希拉里访华时候,有次法律系学生的问题,是问她美国如何执行法庭判决的,希拉里说得也很实际,美国,其他地方也有执行难的问题,相对解决的好些,这和法庭的审判公正性,执行法官的业务素质,以及当事人的素质都是紧密相连的。否则和利益相关的重大事项,很容易上升到暴力行为,是不为人所乐见的。

    littlenorth说的对,每个社会都有内在矛盾。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但是如何调解这些矛盾,和全民素质息息相关。执法人在作为个人的时候,也是普通百姓的一员,普通百姓的素质提高,也会极大促进执法人员素质的提高。一味地说,加强公务员,执法人员的素质,只能是口号而已。反过来说,大部分美国人给人nice的感觉,也是总体文明素质高的表现。

  4. Neo

    中国的问题主要是人民的个人素质问题。一个是文化和道德倒退,一个是完全错误的教育方针(教育的产业化?不仅用腐败把社会精英完全破坏,而且剥夺了社会底层的人上升到 社会高阶的唯一合法途径)。所以什么法也没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