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编辑部的故事

习惯了叫《法学评论》为“杂志社”了,最近在图书馆地下三层杂志社编辑部的办公室里耗了不少时间,期间的逸闻趣事以后慢慢写来,先就记得的写两则。

会议室里墙上钉了块海报板,上面乱七八糟用图钉戳着些文稿。有一次好奇,凑上去看看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发现其中有一篇二十年前这个杂志社发表的一篇学生论文,作者名为Ann Coulter,再一看脚注,二十年前她居然在这个杂志社也做Article Editor的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Ann Coulter是美国比较著名的——或者说臭名昭著的——一个极端保守派名人)。估计是有好事之徒在她成名以后去把她的论文给翻出来钉在板上供后来者瞻仰。

* * *

Articles Office里收藏着一枚图章,轻易不拿出来用,因为上面刻的字是:“这份垃圾根本不值一读,浪费我们的时间。” 只有在读到实在狗P不通的文章以后才会请出这枚图章,盖上个戳,再扔到废纸篓里,借以泄愤。我们新的一拨人马上任以后还没有动用过这枚图章,但有一篇几乎够格了。可惜不能在这里具体描述这篇文章是如何的荒诞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