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大年初一

午夜过后不久从芝加哥动身,连夜开回密歇根,开到印第安纳时再度遭遇暴风雪,算是保持每周末长途跋涉都能遇见大雪的记录。一路紧攥着方向盘在满天飞舞着雪花的夜里努力地分辨道路的走向,生怕一头栽到沟里去,原本三个半小时的路,开了近五个半小时后才到学校,发现一盘CD放了一路,都来不及换,手指因为用力握方向盘的缘故已经僵硬。回想起一路看见的翻在路旁和沟里的汽车,觉得实在侥幸。

下午在杂志社里一连开两个会,倒还迅速,一个小时全部解决问题,新的编委会一共二十来个人,第一次开全体会议,讲一讲工作安排,才得知夏天还有批改一年级申请法学评论的写作比赛这么个差事,看来暑假实习完也没什么休息了。之后Articles Office第一次对一篇交来的论文进行最后一轮评审,很快就把它给据掉,于是大家高高兴兴地散会,各忙各事去了。

说到论文评审,密歇根法学评论的做法是这样的。每篇文章交进来,由一个Article Editor初读一遍,明显不合格的先行筛除,过了初读这一关的文章,由一个Article Editor先详细读一遍,不过关的立刻据掉,好的则转给另一位Article Editor再细读一遍,如果第二位Article Editor也认为是篇值得发表的论文,就提请全办公室的人,所有人再细读一遍以后一起评议,经充分讨论后,由一共六个人,加上总编辑一共七个人,进行投票,取得五票就算是通过了,之后通知作者本人文章已经被接受。

上周我读到一篇论文,很是喜欢里面提出的见解,转给另一个人读了以后他也觉得很好,于是提交给全办公室共同评议,约定今天下午由全体七名成员评议并投票表决是否给予发表。我昨天晚上心血来潮,上westlaw查了查该问作者以前的大作——觉得他这篇文章写得相当得出色,所以好奇,想看看他还发表过其他什么论文可以拿来读一读。谁知发现他十五年前发表的一篇文章和手头这篇十分雷同,内容观点论据都如出一辙,令人十分恼火,因为这是十分不负责任的表现。于是发信给其他人,让他们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也看看这个人之前发的那篇文章。今天大家碰头以后,讨论不到五分钟就进入投票程序,一致否决。

之后埋头苦写一门课的期末论文,这门课的教授要求每个人去自学一些外国法律,然后基于自学的内容来写篇比较法学方面的文章。我写的是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拟了个十分有吸引眼球嫌疑的题目,叫做”One Nation under Gun, Indivisible?: Understanding the Anti-Secession Law of China”,争取春假前后写完初稿。

就这样忙碌地过了一个年,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琐碎平淡但也越来越喜欢记录和咀嚼平平常常的事情,所以流水帐一般记录下来以供日后回味和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