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的不老歌

Latest Posts

新年新开始

二月份连度假带过年休息了大半个月,去年直到今年年初的疯狂工作仍然心有余悸,好不容易算是生理和心理上缓过来了。半个月以后要搬去香港,算是新的一年的新的开始,原本每天在东三环一站地铁距离上的早出晚归经过五年已然固定成型,现在又要打破了。

公历新年前收到母校的来信,说希望当年的奖学金获得者总结一下当年在校的情况和现状,以供后来者择校时参考。在农历新年前某天熬夜到凌晨准备收工的时候想起这件事还没有做,于是转入怀旧模式回了信。想来当年择校的时候也是正好十年前了,十年以后,在深夜里怀疑自己当年的选择的时候,重温一下当年的想法和心情,还是很有助于坚定信心继续走下去,或者说是再次提醒自己,路是自己选的。

回信的内容在这里:http://www.law.umich.edu/prospectivestudents/darrows/Pages/yangwang.aspx 

Greenshoe

So here comes the bonus season. A nice surprise. I think it may have something to do with the green shoes I ordered a while ago.

IMG_1178-0.JPG

A few years ago I found out about this guy in Beijing who had allegedly retired from the Beijing Shoe Factory and started making custom shoes out of a small storefront in Gulou. I became a loyal customer since, in part out of my affection for fine handmade leather goods, in part, admittedly, because of my fat feet that don’t fit well into standard sizes.

Lawyers and bankers will instantly get the pun behind the green shoe. Yes I had these made for that reason. These are my 8th pair made by that guy.

My 9th and 10th pairs are on order now. With the bonus the 11th and 12th won’t be far behind.

And no, no white shoe.

离职

坐上下楼的电梯,里面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眼睛红肿着看着天花板。出了高层电梯,需要刷卡才能出安检门换乘到一层的电梯,他有意跟在我后面,等我刷了卡,趁闸门还没有关的时候一并出去。

出了闸门,他主动说,“今天我被炒了,员工卡被收回去了,所以要跟上你才能出来。”

我看看他,两手空空,只挎了一个小包,估计是突然接到通知,按一些公司的做法,周五下午给通知然后立刻收门卡锁帐户马上走人,个人物品日后再邮寄上门的安排。

他接着说,“原来还好好的,我一被炒,那些人一个个都不搭理我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目送他进了到一层的电梯,说,“多保重。”

他回头看了一眼,眼睛好像更红了,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愿他一切顺利,愿大家都工作顺利。

吃饭穿衣

傍晚在附近有点杂事,想办事的同时顺便带小南出去转转。九岁半的小女生已然开始有架子了,爱搭不理地说爸爸你去办你的事我才不爱去呢。

那你要是陪我去我就给你买好吃的。

果然管用,小南很快就穿好外套满心欢喜地跟在身后出门了。

出门以后问,是先去办爸爸的事情还是先给你买吃的?

当然是买吃的啊。

为什么?

因为,因为,都说”民以食为天”,所以吃的东西第一重要。

那爸爸本来还想带你去买几件你冬天穿的新衣服的,就往后排了?

啊啊那不吃了,我们去买新衣服!

咦不是民以食为天么?我们先去吃东西吧。

那个,那个,都说”丰衣足食”,所以衣服在前,吃的在后!

于是买了一包衣服吃了一杯甜点之后,心里暗想不好,怕是又一个做律师的命。

交易

三波九折的交易,终于在马拉松式的、惊心动魄的交割程序后,画上了句号。夜深人静,瘫在椅子上,看屏幕上不断闪现的各方庆贺邮件,不知是该去睡觉,还是继续愣坐着。

这周交割了一个,签了另外一个,有理由再去买领带了。